| 无障碍访问 | English

信息纵览

联系我们

中国康复研究中心

北京市丰台区角门北路10号

010-67563322

crrcweb@163.com

工作动态

轮椅上的康复治疗师:生活以痛吻我,而我报之以歌|极昼视觉

发布时间:2019-06-12 浏览次数:
字号:
+-14

图片18.jpg

2019年5月19日,宋宜川在中国康复研究中心(以下简称康复中心)的音乐治疗室为患者弹唱歌曲。

  宋宜川常常想起在酒吧驻唱时,用三个小时,架着键盘从什刹海走回民族大学的场景,那个时候自己身体真好,兜里揣着一百五十块钱,一路哼着小曲儿往回走,特别美。如果没有那场事故,他会在这样的生活里一步一步走上自己热爱的舞台吧,那个一直向往的舞台。

  图、文 | 吕萌

  编辑 | 翁倩

  胸椎和腰椎手术的第二天,强烈的痛感从背上两条十几厘米的刀口扩散开来,它们时刻提醒着宋宜川,自己可能再也没法站起来,没法上台唱歌了。

  7月的阳光透过北医三院脊柱外科病房的窗户,打在床边,给清冷的房间增添了丝丝暖意。宋宜川心如死灰,“爸,你给我唱首歌吧,我想听你唱歌,” 他侧过头说,声音闷得像堵在嗓子眼。

  宋名贤靠在儿子病床边轻声唱起《塞北的雪》,这是他干活时常哼的一首歌。他是一名普通的铁路职工,也是儿子音乐路上的启蒙老师。宋宜川盯着父亲,熟悉的歌声让他暂时忘了伤痛,平静下来。

  “就像回到了小时候。回到了父母的怀里。”

  10年后,宋宜川成了一名音乐治疗师,用音乐安抚和治疗前来康复的患者,像父亲曾为他做的一样。

图片19.jpg

康复中心一层的无障碍通道,是宋宜川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。

  每天8点,宋宜川都会穿着白大卦,坐着电动轮椅,经过医院的无障碍通道去音乐治疗室上班,与其它康复训练室不同,这里没有想像中那些专业的医疗器械,摆放的是钢琴,吉他,手鼓和各种乐器。

  成立于1988年的康复中心,直属中国残联,是一家以康复为特色的三甲医院。随着中心康复体系的不断扩大,2016年音乐治疗中心落成。

图片20.jpg

在音乐治疗室外的家属等候区,宋宜川等待着来做康复治疗的患者。

  下午2点左右,宋宜川拿起吉他调了调音,陆续有家属将接受康复的亲人推进音乐治疗室,围坐在宋宜川周围。音乐声响起,治疗开始。

  患者用含糊而不连贯的声音唱着《朋友》,双手在胸前迟缓地打着节拍。

  “嘴张开,吸气,很棒,慢慢来。”宋宜川大声反复着,并竖起了大拇指。在宋宜川眼中,这些坐在轮椅上的人与他有着相似的经历,他们不是患者,而是“战友”。

图片21.jpg

在治疗前,宋宜川根据每位患者的病例制定相应的发声和语言训练。治疗初期会从锻炼呼吸功能开始。

图片22.jpg

一位年轻的患者和宋宜川合唱歌曲。

  2007年,宋宜川在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读大三,为了缓解父母经济上的压力,他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在酒吧驻唱贴补生活。

  然而,人生轨迹在这年8月发生了彻底改变。一次意外,他从楼上摔下来,造成了脊柱爆裂性骨折。

图片23.jpg

受伤前的宋宜川。

  2007年9月2日下午,他们从就诊的北医三院来到康复中心。一周后,当父母把轮椅推到宋宜川眼前时,他眼泪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流。从梦想站上舞台到坐在轮椅上的落差,让宋宜川感觉自己的人生戛然而止。

  “那时什么想法都没了,就想回老家开个小杂货店过完余生。”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重新燃起了宋宜川对音乐的热情。2009年10月30日,残联艺术团邀请他参加一场演出。宋宜川唱了5首歌,观众反应很热烈。那场演出,成为宋宜川精神状态的的分水岭,“是一个让我进入亢奋而激烈状态的开始。”

  参加综艺节目、获得歌唱比赛冠军……宋宜川的生活开始变得忙碌而丰富多彩。

图片24.jpg

在2010年非常6+1节目中,宋宜川获得“非常明星”称号。

  2016年7月8日,音乐治疗中心成立,宋宜川投了简历,随后被医院录取。阔别9年之后,他再一次回到这个曾经让他经历绝望、又重燃希望的地方。“这是另一个舞台,也是更有意义的舞台。”

图片25.jpg

上课期间,因为长时间坐在轮椅上,宋宜川的双腿经常出现肌肉痉挛,会剧烈抖动。没有辅助器械放松肌肉,他只能用双手使劲儿按住膝盖。

图片26.jpg

午休时间,宋宜川有时会到康复中心的花园休息,时常会有患者来和他聊天。

图片27.jpg

下班回家,父亲用器械为宋宜川放松双腿。

图片28.jpg

康复期间,母亲做过护工、保洁,最多的时候一天打三份工,除了日常开销,还要清还宋宜川手术时借的外债。2013年3月,宋宜川在同学和朋友的帮助下,拥有了自己的一间小录音室。5月,录音室开张。“一张唱片几千块钱,对于我们是笔不少的收入。”

图片29.jpg

2018年,宋宜川和同院的医生丁磊结婚组建家庭。

图片30.jpg

在音乐治疗室中宋宜川帮患者练习发声。

图片31.jpg

喜欢宋宜川歌声的患者,常会要求他唱歌,宋宜川也会尽量满足。

  用音乐做康复治疗,宋宜川有自己的一套方法。“因为我本身学习音乐,发声练习是我们的基本功。一些患者说话没力量,一个是因为受伤后腹部没有力气,不知道怎么发声;还有很大原因是心理上的,不想开口讲话。”宋宜川会根据每个患者的病情为他们做一些特定的康复治疗。对于语言能力丧失的患者,他会让他们用音乐把一些日常生活用词唱出来;而对于不愿开口的患者,宋宜川则更多的是帮助他们树立信心。

  从伤痛中真正“走”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图片32.jpg

接受音乐治疗的患者露出笑容。

图片33.jpg

“我理解他们,他们信任我。”宋宜川成为很多患者的朋友,一些不愿意和亲人说的话他们常常会找他聊。

图片34.jpg

一位患者缓慢地拍手鼓掌。

  到康复中心来康复的,除了成年人以外,还有一批未成年的孩子。

  下午3点左右,刘建军拄着拐杖,开始查房。这条儿童康复科的走廊,他已经往返了17年。

图片35.jpg

每天下午3点左右,刘建军都要去病房询问患者的病情。

  刘建军自幼患脊髓灰质炎,1993年医学院毕业后就来到康复中心儿童康复科工作。病房、门诊、家,就是刘建军每天的生活。

  不同于成年康复,儿童康复的效果和恢复潜力会比成年人更大,“像一些发育迟滞的小孩,他们通过这种积极的、早期的康复,完全有可能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。”刘建军说。

图片36.jpg

儿童康复科,医生在为一位小儿脑性瘫痪患者做肢体恢复治疗。

图片37.jpg

儿童康复科接受治疗的孩子。

  儿科病房里,刘建军双臂夹着拐杖,用器械轻轻敲打一个患有脑性瘫痪婴儿的膝盖。面对全国各地带着孩子来治疗的家长,他时常会想起小时候父母带着自己四处求医时的焦虑。

  因为儿童康复中心的患者比较多,加班已经成为刘建军工作的常态。“经常写病历写到半夜,从早晨8点工作到晚上11点才回家。不过当有家长打电话来告诉我,他们的孩子恢复得很好,有的已经上学了,我还是很欣慰的。人一辈子能把一件事做好不容易。”

图片38.jpg

刘建军在为患者检查病情。

  康复中心会根据每个病人的恢复情况进行治疗,少则几个月,多则几年。当治疗结束后,社会职业康复科会帮那些准备走出康复中心的患者,面对再次踏入社会的考验。

  此时,社会职业康复科治疗室中座无虚席。孙知寒正在电脑前为患者分享一些出院后该注意的事项。

  2000年的一个寒假,孙知寒因为一次意外车祸造成脊柱受伤,那时他正在昆明医学院读研,“当知道自己要一辈子坐轮椅时,突然就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。”

图片39.jpg

社会职业康复科治疗室里,孙知寒在为一名高中生患者讲解英语单词。

图片40.jpg

每次患者有疑问和难题,孙知寒都会耐心解答。

  康复期间,医院了解到孙知寒的情况后与昆明医学院协商,让他边康复边参与课题研究,成为一名实习医生。

  “第一天穿上白大褂觉得内心很有力量,意识到原来自己对别人还有用,还能做点事。”

  一些患者想通过训练恢复到原来的状态——能走路能正常生活,其实很难实现。孙知寒认为,在康复后期训练中,重点应该从身体机能转向社会属性的恢复。如何让患者敞开自己、适应社会,孙知寒和职业康复科的医生们尝试了很多办法。“指导他们如何开网店、组织患者参加活动、给学生补课为返回学校做准备”这些都成为他们工作的一部分。

图片41.jpg

孙知寒会定期走访每一个科室的病房,邀请患者参加社会职业康复科组织的集体活动。

  更大的困难和挑战发生在患者离开医院、重新回归社会之后。

  在孙知寒看来,国内很多城市的无障碍设施都不够完善,“对于患者来说,任何一个台阶都可能是无法逾越的高山。” 交通设施方面也存在很大问题,很多所谓的“无障碍车”门槛依旧很高,未受过相关培训的司机也没有放置斜板帮助残疾人上下车的意识。

  而比完善基础设施更任重道远的,是改变社会大众对于残障人士的偏见与刻板印象,让他们不用再接受旁人异样和同情的目光。

  “我就是我,不怕寂寞也不怕曾经失去的太多……”音乐治疗室里,一天的治疗已经接近尾声,宋宜川唱起10年前为自己写的歌,《我就是我》。接受完康复治疗的患者们在歌声中缓缓推动轮椅,消失在傍晚的余晖里。

图片42.jpg

音乐治疗中心,患者和医生们围坐在一起唱歌。

图片43.jpg

音乐课程结束,患者主动和康复治疗师握手。

  资料来源:极昼工作室小昼

相关科室| 相关医生| 相关文章| 相关咨询| 相关视频| 相关疾病

相关专家

姓名:刘建军 主任医师 详细

专长:

脑瘫痉挛的处理

出诊: 星期二 下午 星期五 上午

简介:  1993年 毕业于山东滨州医学院 医学学士。  1993年至今 北京博爱医院脑瘫科 副主任医师 、主任医师  现就读医学博士。在肉毒毒素注射技术方面处于国内康复界领先地位。现从事脑瘫、脑外伤、脑炎、智力低下的康复;儿童中枢性神经损伤…